沉浸插画创作愉悦中‧李志清尽性

发布时间:2020-07-20 | 作者: | 来源:http://www.sb1107.com/info_270509.html

沉浸插画创作愉悦中‧李志清尽性

沉浸插画创作愉悦中‧李志清尽性尽情在我,悠游于美术世界里,李志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他会告诉你,画画,其实就是做人的道理。画画的李志清,是悠游自在的,可以让人感受到一位艺术工作者完全沉浸于创作的愉悦中。但在漫画的世界里,他很清楚,不能无视读者的需求和兴趣。所谓穷理尽性,尽人性,尽己性,也尽物性。1981年入行,在玉郎机构当了2年助理后,李志清终于有机会当主笔。一开始时他对任何题材都跃跃欲试,连续出版了4本个人作品,历经警察故事、搞笑疯癫、科幻超能力到爱情故事,没有一样能够让他感到满足。后来他参与公司出版的灵异漫画集,逐渐打开知名度。不满现状的他,又尝试在鬼故事中加入武侠的元素。之所以画起历史和武侠漫画,完全是因缘际会。他替日版金庸小说画插图,深获负责的德间书店讚赏和重视,让他从此走上成名之路。水墨画与漫画结合学了水墨画之后,他巧妙地把国画中的线条、用色以及落墨技巧和漫画结合,让画面更富于变化。他自谦还未成名,名家不过是别人给面子的一种称谓,毕竟那都是虚名。“只有自己才最清楚,有多少能力,可以做到甚幺程度,别人的评语,听听就好。不管任何时候,我们都应该清楚自己的定位。”不止一次,他这样强调。漫画涉及商业市场,就必须依循很多规则。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在做甚幺。若要在漫画中加入个人主义的艺术性,除非一开始就不打算给一般读者看,或者有没有读者都不重要,否则自己会很痛苦。若非要他人欣赏这些很自我的东西不可,那就是缘木求鱼。每件事物都有其本、有其末。“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,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”这是他奉行不悖的金句。现实充满困难,但不少怀抱梦想的年轻人还是想投入漫画这个领域。他不讳言,现在的年轻人若要成为漫画家,势必要走得更辛苦。虽然市场和需求依旧在,无可否认,漫画也同样面对电玩或网络媒体的冲击。现代人娱乐休閑选择多,加上几乎甚幺东西都可以轻易地从网络上取得,平面印刷品大受影响。说到底,大部份人只想看却不想掏腰包。香港和日本都同样面临此困境。比起过去,这两地的漫画市场的确萎缩了不少。“对香港来说,漫画市场亟需寻求新的转变和突破,无论题材或形式,才能开创新的局面。年轻人的口味和以往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同,内在元素不外是历险、友情、爱情或励志之类,只是时代改变了,需要不同的表现形式或包装。”他补充说。没有人可以逃过时代的洪流,就像易经中所说,当无法抗拒洪流的时候,惟有随之转,随之停。他淡淡地说,这没有所谓的好坏。从乐观的角度来想,我们虽然无法阻止网络的发展,不过我们可以考虑和网络结合,也许创造出新的形式也不一定。创作,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。“没有任何一种形式能够取代另一种形式。只要了解那种形式,完全发挥该形式,也就是所谓尽性。”最后他作了这样的结论。源头活水刚开始画漫画的时候,无论编剧或画画都是自己一手包办。偶尔也会以小说为蓝本,或由别人来想故事。自己负责故事发想,当然自由多了,不过久了也想找人合作。毕竟同样的事情重複做了多次,就好比一潭死水,创作力难免枯竭,这时候就需要往外寻求新的刺激,就像宋朝朱熹《观书有感》中所说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,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。每次跟别人合作,都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不一样的东西。相反的,若已经长期习惯了一个工作模式,面对与他人全新的合作形式,难免对创作产生很大的冲击,此时可以考虑换另一个岗位负责,不一定非要亲自想故事画漫画。因为不管负责甚幺,还是在处理同一个作品。作画遇难题暂搁下灵光突现冲出瓶颈李志清在八九岁开始学画。一开始学临摹,追求的是神似,那时很喜欢美国画家安德鲁怀斯的蛋彩画,觉得很写实。后来学水彩画,追求的是色彩,这时期又偏爱印象派。最后又突然爱上中国水墨画,尤其喜欢八大山人和石涛的作品。许多东西不停地吸收,融会贯通后,不知不觉就受了影响,但要说甚幺地方受了谁的影响,也说不出来。他自认为是画痴,不分派别风格,他都能从中揣摩而有所领会。好比许多人觉得梵谷精神有问题,可他却不这幺认为,反而觉得梵谷的脑袋清晰得很,否则做不到那种地步。他笑说,“顶多只能说梵谷精神分裂吧。”学画,就好比学水彩画,一开始要先学会控制水份,如果做不到,是永远不可能画出一张好的水彩画。太阳可以是黑色的每次遇到问题时,他都会暂时搁下,因为往往欲速则不达。过了一段时间后重拾,却意外地发现,问题不再是问题了,好像突然来到另一个境地。他形容,“玄之中有所谓顿悟,突然灵光乍现,就像那样。所以面对瓶颈时,不妨尝试换另一个方式,或绕个圈。”仔细想想,为甚幺自己一直无法解决同样的问题?完全按照客观世界作画其实没甚幺意思,那不过是表象,要寻求真我。还是那句老话,不管今天要表现的是甚幺,潇洒也好,血腥或空灵也罢,先清楚要表现甚幺才去表现甚幺。甚幺样的人就画出甚幺样的效果。譬如想要表现潇洒的风格,刻意而为是做不到的,潇洒是一种自然流露的结果。不了解自己也不清楚要表现甚幺的时候,就容易出现眼高手低的问题。不仅仅无法认清自己力有未逮,他反问道,真的有必要非达到那个高度不可吗?达到那个高度就是好事了吗?有时候反而是过度了。“认清自己的定位,才能随心所欲。”他说。现阶段不管画甚幺,对他来说都不成问题,随手拈来皆可入画,手随心到,收放自如。画画当儿,自己就是一切,一切由我,想怎样都可以,来到这境界,已没有任何所谓的困难,本来画画就是很自由的。在绘画的世界里,作画者就是中心,只要他认为太阳是黑色的就是黑色的,而这,也是最宝贵的。学李安说故事视角谈到武侠,不禁让人想起李安的电影《卧虎藏龙》。李志清非常喜欢李安说故事的视角,那种纯粹的武侠世界,正好和他画漫画的理念不谋而合。他举例,就好比一张桌子,有的设计师为了美感或诸如此类的理由,为桌子添加了一些不属于它的结构,反倒让它失去一张桌子原本该有的功能。有些导演就是如此,但李安不是。对李安来说,桌子就是桌子,他拍得出这种味道,感觉很自然很实在。一如《卧虎藏龙》里的武侠意境,无论竹林里的追逐,还是飞檐走壁的轻功,都是实实在在的武侠世界,很美,没有任何过度的元素。也许是,李安并不曾受到香港电影流行的那一套影响吧。无意中他透露,事实上当李安的《卧虎藏龙》上映时,曾有出版社找过他画《卧虎藏龙》漫画版。由于他当时正忙于另一部漫画《射鵰英雄传》,最后出版社就另外找人合作了。说到电影,很自然就从分格漫画联想到电影分镜。他在漫画中借用电影镜头的处理手法,使打斗场面更具动感。问他是否曾受过电影的影响。他说,自己也曾有过沉迷电影的日子,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,几乎每週必到电影院报到。许多东西其实是潜移默化的,并非因为崇拜某人或觉得某个手法好直接套用就行了。看多了,自然就会在不知不觉间,拓宽自我的视野。最难表现的角色──小龙女李志清说,感觉上小龙女会很难画,虽然只画过封面和插图。怎幺说好呢?因为这角色个性没甚幺特别之处,只有看起来美,每个人对美的定义和要求又不尽相同。最重要的是必须表现出她是最美的,但所谓最美的标準又要如何拿捏?画这类角色需要配合故事或事件,才能让读者投入,角色才会逐渐立体化,精神面貌由内而外,让人觉得,这就是她了,到最后跟角色原来的外貌其实已经没甚幺关係了。“相由心生”,读者的心中自然生出那个角色。最喜欢的角色──郭靖、令狐沖李志清指他最喜欢的角色有两人,其一是郭靖,典型的老实人,也由于典型因此容易揣摩。一登场就是那个样子,浑然天成的一个人,出招也直接而不花巧。另一个最锺情的就是令狐沖,洒脱不羁,看破世事,一如金庸写《笑傲江湖》的题旨“纵横自在无拘束,心不贪荣身不辱”,其小说封面还题上徐渭的梅花诗“从来不信梅花谱,信手拈来自有神,不信试看千万树,东风吹着便成春”,意在为人应注重风骨节操,自由随性,不受名利权所约束,完全体现在令狐沖这角色身上。他偏爱真性情、不拘小节的角色,反而对心机重的角色不太有好感。【李志清简历】‧1963年生于香港。是第一位成功进军日本市场的香港漫画家,曾在香港、广州和日本等地举办过多次个人画展。‧1981年5月加入《青报》当学徒,后转投玉郎机构。早期参与《漫画皇》、《怪异集》、《猛鬼冤魂》等製作,后成为《铁将纵横》主笔。‧1991年推出漫画《三国誌》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,也是第一部打入日本市场的香港漫画。‧1995年出版《孙子兵法》,获得台湾行政院颁发小太阳奖,并奠定其在历史与武侠类漫画的地位。‧1997年与查良镛创立明河创文有限公司,替金庸小说画插画,作品包括《射鵰英雄传》、《笑傲江湖》。‧2007年获日本第一届国际漫画奖最优秀奖。‧最新作品为《项羽刘邦》。/副刊‧报导:黄锭贵‧2009.12.30